第二天一大早,燕飞开始在广场上练习基础剑决,看见老人走了过来燕飞急忙行礼,老人看了看燕飞手里的断剑,燕飞把断剑递给老人,老人也不推辞拿着断剑仔细看了起来。

看到老人认真的样子燕飞疑惑的问道“刘老,这断剑有什么特殊之处吗”?

“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这应该是一把远古圣兵,很有可能是大圣兵器,现在的你很难发挥它的威力,这样的东西以后还是不要轻易示人,以免引起祸端”。

老人把断剑还给燕飞,燕飞额头冷汗直冒“自己实在是大意了,这和小孩子拿着100万到处招摇有什么区别”。燕飞急忙把断剑收好,发誓不到万不得已决不动用。

“刘老,您看我已经练习了三年的基础剑决,总感觉差一丝才是大圆满,为何我迟迟没有办法进入大圆满呢”?

“你太想进入大圆满了,这样的执念影响了你的本心。其实有些事情水到渠成是最好的,让你的心平静下来不要想着大圆满,一切都会水到渠成”。

燕飞顿时证住了,自己一心想着进入大圆满,却忽视了最本质的东西,修行本来就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还没有学会走就想跑那当然没有办法进入大圆满了。

燕飞开始静下心来从头开始练习基础剑决。刺,挑,削,挡……有个个基础的剑术用玄铁剑施展出来,燕飞渐渐的沉迷了进去,突然燕飞的剑越来越扎实,一个个动作也越来越标准,刘老看到燕飞终于领悟了点了点头然后离开了。

燕飞依然忘我的练习基础剑决,一个个简单的动作重复的去做,每过一会燕飞都有新的收获。有时候燕飞会停下来思考一会然后又随意的刺出一剑,然后又静静的站着思考,燕飞这样断断续续的练习基础剑决,虽然动作简单但燕飞的剑给人一种锋芒毕露无处躲藏的感觉……

忽然燕飞的剑变了,不再咄咄逼人,也不是锋芒毕露,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小孩子拿着玩具胡乱挥舞,但燕飞已经进入到了大圆满,一招一试是那样自然仿佛是信手拈来,已经有了宗师之相。

刘老默默的点头,这个小子悟性上佳如果不是根骨实在太差,那他将来的前途不可限量。不过以他现在的年龄就到蜕凡境巅峰,他修炼的功法应该很了不得。看来灵虚洞天将来一定会出一个杰出的弟子。

现在燕飞进入一个修士梦寐以求的境界,顿悟。燕飞依然没有清醒过来,还是做出一个个简单的动作,忽然有几到神识落落到简峰上,他们向老人点了点头然后观察燕飞,既然他们没有打扰到燕飞,老人也没有阻止。

灵虚洞天的洞主也被简峰所引起动作惊醒,他也默默的看着燕飞。“这个小子如果不是资质实在太差他都想收为弟子,看来自己还是小看了这个小子。当初他一个人走上简峰通过简峰考核的时候就应该下手,现在估计那些老家伙都在打燕飞的主意了罢。”

果然一道神识已经和刘老交谈,他是一个张老想收燕飞为弟子,刘老果断的拒绝了,刘老让燕飞清醒过来后自己决定,其他老家伙看到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让自己门下的弟子打听燕飞的消息。

忽然一道道天地灵气朝简峰汇聚,这下更多的人开始注意到简峰的状况。天地灵气越来越多许多人开始惊讶怎么这么多灵气汇聚那个小家伙仍然没有突破。刘老看到这个情况大手一挥直接隔绝了那些老家伙的窥探,许多人叹息了一声但也没有继续用神识观察,现在的简峰已经起动了阵法,连一只蚊子也不能飞进去。

天地灵气越来越多,整个简峰都被包裹了起来,许多大树和草木都在疯长,许多野兽也有朝灵兽转化的趋势,更多的天地灵气朝燕飞的方向拥去,最后通过毛孔进入到燕飞的身体,燕飞皮肤上排出一些黑黝黝的杂质。燕飞依然没有醒过来不过他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刘老只得加大简峰的阵法。

忽然简峰上响起宏达的颂经声,整个简峰都在振动,草木更加疯狂的生长,许多野兽直接转化成为灵兽。

“这是古经,这个小家伙修习的是古经”刘老吃惊的喊了出来。他开始拼了老命的加载阵法,现在整个灵虚洞天都惊动了,不过有阵法守护他们也进不来,要知道现在的简峰阵法全面开启,就是大圣想进来都需要废一番手脚何况是他们,他们就漂浮在简峰的外面等着简峰撤去阵法。

简峰山颂经的声音越来越大,灵气也越来越多,终于燕飞突破了,他由蜕凡境直接到了脱胎境二重巅峰,更多的天地灵气进入到他的身体改善了他的体质。燕飞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刘老疲惫不堪的站在自己旁边,燕飞急忙过去搀扶“刘老“刘老你这是怎么了”?

刘老直接盯着燕飞“小家伙,你修炼的是古经”。

燕飞吓了一跳“这这,你怎么知道的”。

刘老没好气道“你看看周围,这些都是你搞出来的”。

燕飞急忙看了看四周,发现现在的简峰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草木苍翠灵气直接浓郁了几倍“这怎么可能”!燕飞眼珠子开始打转,他现在考虑着怎么跑路。

“你不用但心,有一位至少大圣王的强者给你做过手脚,一般人看不出来要不是这次你弄出的动静实在太大我也看不出来,帮助你的那位才是真正的高人啊。等会我会撤去阵法,你就说是简峰的传承有了复苏之像,那些老家伙也看不出什么毛病”。

燕飞恭敬的拜谢,老人摆手道“你不必如此,你突破的时候我也有一丝感悟,我的道伤已经好了许多,说起来还是我要感谢你,你赶快去洗洗,那些老家伙已经在外面等得不耐烦了”。

燕飞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上来都是黑乎乎的油渍,怪叫一声急忙去小溪边清洗自己的身体。老头看着跑远的小家伙笑呵呵的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