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飞直接睡了三天,三天后燕飞感觉神清气爽走出房屋,这里永远的灰色空间也没有那么讨厌了。老人走了过来,燕飞恭敬行礼。

“看到了吧”

“看是看到了,不过脑海里只有第一层其他的看不清楚,仿佛是被一片迷雾阻挡住了”。

“等你把第一层修炼成功,第二层也就开启了。你知道真凰古经的作用吗”?

“我感觉和凤凰涅磐有些关系,其他的就不知道了”。

“真凰古经有九层,是上古传下来的,是世间少有的顶级功法之一,它的作用之一就是涅磐,传说修炼到第九层就可以再次涅磐,重活一世具体的要靠你自己摸索了”。

“这样啊,要不我把它告诉你。不过我不知道怎么调用”燕飞诚恳的对老人道。

“你以为古经是谁想修炼就能修炼的,要是我能修炼早就修炼了。你以后出去不要说起你有古经,不然就天下大乱了”。

燕飞当然知道藏拙的道理,听到老人的话不由点头。燕飞的生活又回到修炼的日子,每次修炼的时候感觉有人在给自己讲解经文,当然外人是感觉不到的。而且修炼的时候有一股天地灵气顺着毛孔进入燕飞的身体,他感觉自己一天比一天强大。燕飞修炼的时候天地灵气的流动自然被老人感受到了,燕飞修炼完成后老人走过来道“以后不要在别人面前修炼,你修炼天地灵气流动明显,容易被人看出来”。

燕飞皱眉道“那就要找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才可以修炼了”。

“无妨,只要你把第一层修炼成功,到时候我给你做一下手脚,除了大圣王没有人能够感觉出来”。

“那就谢谢老人家了,不过古经还是挺复杂的,看来要把第一层修炼成功还有很远的路要走,自己还有多多努力。”

“以后你就在果园里修炼,这样会快一些”。

三个月后,燕飞盘坐在果园修炼,天地灵气汇聚而来。一些被果树吸收更多的是进入到燕飞的身体。天地灵气停止流动的时候燕飞醒了过来。“终于到蜕凡三重了,这样修炼还真够慢的”。

“对你来说已经够快的了,一般的天才也不可能一个月提升一重,只有超级天才才可以”。

燕飞连忙站起来“牛哥来了”。几个月相处下来燕飞已经顺利叫老牛一声牛哥,当得知老牛是十一阶神兽的时候燕飞嘴巴简直可以放下一个鸡蛋。而老牛终于找到一些存在感,燕飞不得不服,整个葬界只有三给人,准确的说是两人一牛而自己是最菜的。

“这不是刚好到饭点了吗,所以呵呵,你懂的”。

燕飞对着老牛翻了翻白眼,这老牛一到饭点就过来蹭饭,有时候也带一些野味过来,不过那些野味都是十阶的神兽。老人做好饭,两人一牛沉默的开始享用晚饭,吃完饭燕飞就到果园里消化里面的灵气,而另外两人什么事情都没有。这就是实力的差距,燕飞永远记得郭淮说的“实力弱小就是最大的原罪”!

六个月后燕飞到了蜕凡五重巅峰,他也知道要不是老人的肉和果园里果树的馈赠,燕飞是不会有这样的吃就。修炼就应该张持有度,燕飞来到叶天的坟墓面前,给师傅擦拭墓碑,虽然墓碑还是一尘不染,但燕飞擦拭的很自然。有时候燕飞也和老人一起在清明节的时候给每一座坟墓面前摆放一朵白花,当然燕飞不知道花是从哪里来的,燕飞没有问,老人也没有说。

再次来到老牛所在的盆地,老牛仍然习惯睡觉。燕飞很自然的爬上几十米高的牛背和老牛聊天,向老牛讨教不懂的问题。当然燕飞也会给老牛讲地球的笑话,讲完笑话也习惯了老牛惊天地泣鬼神的笑声,有时候老牛也会肉疼的拿出它的宝贝和燕飞分享,当然燕飞毫不留情的打劫老牛,每次看见燕飞老牛是又爱又肉痛。燕飞最开心的时候就是和老牛一起去打猎,当然燕飞坐在牛背上。每当燕飞心安理得的坐在牛背上的时候老牛内牛满面,它感觉自己成为燕飞的坐骑,打猎当然是老牛打燕飞在旁边看。

当收获猎物时候老牛的怨念随之烟消云散,因为这个时候是烧烤的环节,烧烤是燕飞发明的但肉实在特殊,后来烧烤的事情就由老牛接手。燕飞拿出自己酿造的果酒给老人和老牛一让一杯,果子是燕飞找果园里的果树软磨硬泡之下才弄来的,这里的果树就是这么牛,它不高兴你就没有果子吃。三人小口咪着果酒,大口吃肉日子过得奢侈无比。

三年后燕飞已经十八岁,而真凰古经终于突破到第二层,燕飞依然停留在蜕凡境九重巅峰,听老牛说这是遇到瓶颈,老人也这么说燕飞也没有再钻牛角尖,突破靠的是机缘。

终于到了离开的时候,燕飞到叶天的坟墓面前做最后的告别,燕飞最后一次擦拭叶天的坟墓磕头然后离开。果园里燕飞也和这些果树告别,突然每一颗果树上都落下一个果子,漂浮到燕飞面前,老牛羡慕道“我老牛早就眼馋这些果子了,现在它们既然送给你了。小子以后受重伤的时候吃一口,比什么都管用”。燕飞听了老牛的话再次感谢这些果树。

老人拔开房屋的一角,露出一个传送阵,从怀里拿出一些晶石放进传送阵的卡槽里。传送阵顿时启动,燕飞恭恭敬敬的给老人磕了三个偷。老人平静道“当你的修为到达圣王巅峰的时候回来一趟”。

“如果我还没有死的话我会回来的”燕飞郑重承诺。

老牛大声道“燕飞小子,你千万不要死了。等老牛出来的时候咋们再痛痛快快的喝上一场”。

“一定,牛哥记住你说的话”。

传送阵光芒万丈,燕飞已经离开了。老牛对守墓老人道“你想让他去办那件事情”?

“到那个时候他完全有资格”

老牛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