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家,这葬界埋葬着大帝吗?”

老人摇了摇头“到了大帝的境界,不是区区葬界能埋葬的。你现在没有必要明白,到了那天你就知道了”。

“哦”燕飞心里暗暗吐槽,这逼装的我给满分。和老人回到屋子里,燕飞还是一阵阵兴奋,明天就可以学习古经了,只要学会古经自己就有腾飞的资本。

老人开始掏米做饭,燕飞惊奇道“老人家,你肯定早就到了辟谷区,为什么还要做饭呢,难道是专门为我做的”燕飞很感动!

“你想多了,谁说辟谷就不吃饭的”燕飞想了想也很有道理。燕飞呆呆的看着老人掏米煮饭,老人要切肉时燕飞自告奋勇的帮老人切肉,结果他连菜刀都拿不起来。

外面偷看的老牛牛脸都笑抽了“这小子,有点意思。就他那副身板就算拿得起才刀也切不动那肉吧”!生活实在寂寞,不过有这个小子在倒是有那么一丝欢乐在。

燕飞觉得自己的尊严受到挑战,不信邪的拿出断剑切肉,碰,火星四溅但就是切不动。燕飞再次傻眼了,这是什么肉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燕飞咬牙切齿“老人家,这刀是什么刀,肉是什么肉”?

老人开始切肉“刀是普通的刀,重四百斤,肉是十阶神兽角鹿的肉”。

燕飞……

吃饭的时候燕飞看着自己碗里一挫米饭,估计就只有一口,有块肉也是一口就干掉的样子,再看看老人碗里的,顿时无语了,有必要这么扣吗?

“小子,给你吃了也是浪费,你以为神兽的肉那么好消化啊,你不要糟蹋好东西,让我老牛吃了就好,你可以去和外面的果树商量一下,让它给你一枚果子就可以了”。

老牛从门口走了进来,没有错现在的老牛就像是家养的牛,甚至个头还要小一些。看到燕飞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老牛得意的道“看什么看,没有见过这么帅气的牛啊”。看到老人看了自己一眼,急忙变成人形站在旁边等着开饭。

老人拿出一个碗,给老牛盛了米饭再加几块肉,燕飞发现还是老人碗里的多。老牛端起晚开始吃饭,燕飞也开始吃自己的晚餐。一口把肉干掉,恩味道很好,入口既化,再一口吃掉米饭,燕飞感觉自己身体里有一股热气乱窜,肚子很胀。燕飞急忙跑到园子里开始做俯卧撑,一个……一百个……一千个……终于体内再也没有肚子再也没有肿胀的感觉,燕飞这时已经是大汗淋漓,但是浑身舒坦。

第二天老人带燕飞来到一座古碑面前“古碑上记载着真凰古经,能不能得到就看你自己了”老人说完就柱这拐杖离开了。

燕飞有一种无处下口的感觉,这古碑上什么也没有。用手摸了摸古碑,除了感觉有些冰凉外什么感觉都没有,也没有任何凹凸。燕飞就这样围着古碑转圈子,等到头昏眼花时就坐在古碑面前仔细看着古碑,但是再怎么把古碑看出花来古碑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第一天就这样过去了,燕飞回去吃饭睡觉,第二天仍然没有收获。第三天……第十天燕飞坐在古碑面前全神贯注的看着古碑,突然他看到一只欲火的凤凰然后就昏了过去。“.刷”老人出现在他旁边,看到燕飞只是昏迷了过去然后又离开了。

燕飞醒了过来,感觉自己浑身都快要散架了,但他确信已经找到方向,回到房屋老人已经把饭菜做好了,燕飞道了声谢就大吃了起来。燕飞再次来到古碑前,集中精神感应古碑,看到凤凰的时候再次昏迷。

第二十天燕飞已经可以坚持十个呼吸,但过后就立刻昏迷。燕飞再次醒来的时候,依旧惯性的回去吃饭,老人什么话也没有说,老牛也好几天没有来了。燕飞发现自己碗旁边多了一个果子,燕飞吃了饭就休息,第二天继续去看古碑然后昏迷,虽然每次都会昏迷但他看到的时间越来越长。

现在的燕飞已经是蓬头垢面,胡子也长了出来,早晨洗脸的时候看到自己都不敢相信“这个是我吗,也太邋遢了吧,邋遢也可以理解最无语的是自己竟然瘦骨如柴”。燕飞不知道要不是有老人的肉食和果子,他早就已经死了。

老牛也来了,看着瘦骨如柴的燕飞它也很佩服,虽然体质不好实力是渣,但这份努力确实值得敬佩。它疑惑的对老人道“你不指点一下吗”。

老人装逼的回答“他看到的是星辰大海,该悟的时候就悟了。”

好吧,老牛败退。

三个月后燕飞枯坐在古碑面前,他已经一动不动的坐了十天了。突然古碑发出耀眼的光芒,一道光直接射进燕飞的眉心。燕飞身随之散发出光芒,然后他的皮肤上冒出一层黑乎乎的污渍。整个葬界也晃动了起来,一座座古墓散发出刚忙完,接着古墓振动好像有东西要从里面出来。

老人随意的跺了一脚,顿时震动停止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只有燕飞倒在地上昏迷不醒。老人来到燕飞旁边默默的看着燕飞,不一会老牛也过来站做老人旁边打量着燕飞。老牛激动道“看来是成功了,我可以少在这里三千年”。老人看了老牛一眼然后离开了,老牛呵呵的笑了笑随之消失。

燕飞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脑海里多了一些文字“看来是成功了,这些天的苦没有白吃”,他仔细阅读脑海里的文学,确实是真凰古经,单只有第一层。突然他吻到一股臭味,仔细一看原来自己的身上有一层黑乎乎的东西,而且已经结疤“这就是传说中的洗经阀髓”。燕飞回去清洗了一番感觉神清气爽,回到屋子饭也没有吃就开始呼呼大睡。老牛来蹭饭的时候发现睡觉的燕飞,嘀咕道“这个小家伙以后不简单啊,谁会想到最原始的体质居然练成了真凰古经,连我都有些嫉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