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五章 玄武贝墓(1/2)

跟着叶九卿时间长了,我体会最深的就是,能和你在台面寸土不让谈钱的人绝对可以值得深交,谈钱或许很俗套,可比起那些藏着掖着暗地里算计的人来说,像田器这样把话说到明面上的人要简单的多。%D7%CF%D3%C4%B8%F3

这类人心里对钱有一种无法抑制的欲望,可却毫不掩饰和隐瞒,所以和田器结交,只需要把钱谈好,其他的你根本不用去担心,这也是我喜欢田器的原因,他会为了钱和你分毫不让,但是却能和你同舟共济,关键的是,在危急的关头,你可以放心大胆的把后背交给他。

宫爵开始还担心我向一个认识不到半天的人说出随侯珠的事,可我一点也不担心,叶九卿教过我,越是有原则的人越是精明,就如同叶九卿那样,他总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和这类人结交最重要的就是一定要相互信任。

只不过田器对钱的欲望有些过了头,他甚至已经不介意我们叫他田鸡,毕竟在随侯珠的面前,你叫他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大家熟悉以后田鸡告诉我们他的经历,他是家中单传,田家尚武可他父亲却望他日后能金榜题名光耀门楣,所以取名田器,意思就是见龙在田,必成大器。

可事与愿违田鸡从小对金榜题名没有丁点兴趣,反而是十八般武艺倒是样样精通,为了在家里人面前证明自己,居然偷偷参军入伍,因为一身过硬本事,进了侦察连,七九年对越反击战他随军参战,原本指望带着军功衣锦还乡,谁知一次侦查任务中负伤被转移到后方。

再接着就复员转业回到地方,田鸡感觉没脸就这么回去,总想着折腾点啥证明自己,可阴差阳错居然入了盗墓这行,没技术但一身用不完的力气,当挖墓的下苦绝对是一把好手。

听田鸡说完,我和宫爵这才明白,被那么多人围着他还能临危不惧,田鸡解开纽扣露出左肩头的枪伤伤疤,距离心脏也就几寸的距离,田鸡一脸轻描淡写的说,早就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这辈子也没什么能让他害怕的事。

不过我也终于明白田鸡为什么会这么喜欢钱,倒不是他贪财,像他这样简单的人,也总会把解决问题的办法想的简单,在田鸡心目中,钱是衡量一个人价值最直接的方式,他是想用钱在家人面前证明自己。

叶九卿说过,盗墓就是玩命,身边一定得有信得过的人,我实在想不出还有谁比田鸡这样简单的人更合适。

从田鸡口中我和宫爵得知,天哥叫刘天,是陈文的腿子,这半个月来田鸡也没见过陈文,也没见过金主,一直是由刘天带着在北邙山探墓,这帮人完全没有底线,北邙山都快被这帮来人挖成筛子。

不过到现在田鸡也不知道在找什么,他只负责打探铲,提上了的探铲有人专门分析土质结构,据田鸡说这次搭伙探墓的少说也有四十多人,这么大规模的探墓连我都有些惊讶。

越是这样我越是好奇,金主居然能在北邙山包坑寻一处墓地,这么大手笔实在是罕见,我也想知道这个金主在找到到底是什么墓。

田鸡带我们去买了探墓的工具,第二天晚上在指定的地点汇合,刘天再次看见田鸡表情很不自然,生怕田鸡旧事重提,尽量躲的远远,然后让前来的盗墓贼,各自在山头四处散开,天亮前不管有没有发现都必须赶回来汇合。

一来到这里我心里就隐约有些担心,我原以为是对整个北邙山探墓,实际上从刘天标示的位置看,探墓的区域仅限于北邙山的北边。

而要探寻的西汉古墓是贝墓,这在北邙山相当罕见,因为厚葬之风始于汉代,而且葬制、规模和随葬品都超出历朝历代。

西汉时期已经开始采用砖石结构的墓地修建,而贝墓也随之消亡,所谓贝墓,就是用海蛎、海螺等贝壳为主要材料建成的墓室,最开始出现在春秋时期。

贝在古时候是财富宝物的意思,用贝建造墓地不是一般人能享受的规格,墓主的身份一定非同小可,文史记载中宋文公便是用的贝葬,而且贝壳筑墓,因为贝壳坚硬不朽,又防御潮湿,能保护尸体不易腐坏,因此只有身份极其尊贵的人才能享用贝墓。

而西汉贝墓几乎消失,即便有也只存在于辽南地区,在当时来说,在北邙要建一座贝墓是极其奢华的事,除非是皇室,否则根本不可能有这样的财力。

但是北邙山风水最佳的地方都在南面,有名的大墓也都分布在那边,北面根本没有什么大墓。

“重明环中的线索提及随侯珠藏于北邙山玄武挂印之地,探墓你在行,玄武挂印是什么意思?”宫爵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问。

“这也是我最担心的事,玄武主北,和北邙山北面不谋而合。”我看看周围忧心忡忡的回答。“不知道这个金主要找的和我们是不是同一样东西。”

一路往北,根本不用田鸡打探洞,地上的探洞密集的快要连城一片,这地方想必已经被探过很多次。

“你们说的玄武挂印到底是啥玩意?”田鸡在旁边好奇的问。

“玄武是四象之一,在道家中是远古的北方神,玄武又叫玄冥,主生死,又因为玄武是龟蛇合体的灵物,龟长寿,因此玄武又是长生不老的象征。”宫爵一边走一边在旁边解释。

“这不是扯淡嘛,这北邙山埋的全是死人,人都死了咋长生不老。”田鸡一脸单纯的望着我和宫爵。

我不慌不忙的告诉他们两人,玄武挂印在风水堪舆中是墓葬风水格局之一,风水讲究藏风聚气,青龙降服,白虎护佑,靠山奇雄,明堂开阔便是上佳风水宝地。

可若是明堂遇山所阻,连绵委蛇,而左右双峰势弱所连形如爬龟,那这样的地方便被称之为玄武格局,玄武主死,因此此格局为大凶之局。

而在玄武最中心的地方,便是玄武挂印之地,玄武是主死的北方神,印是指权利,意思是玄武死神镇守之地,若是把人埋葬在此地,上面被玄武镇压着,死后也不得安宁,永世沉沦无法转世。

“不是都讲究入土为安,谁会埋在这种地方?”田鸡虽然不懂风水堪舆,听我这么一说,估计也能明白一二。

“这么说起来,重明环中的线索怕是真有依据。”宫爵看我一眼冷静的说。“既然玄武挂印之地是大凶格局,绝对不会有人把墓葬修建在此。”

“也是,前些天我跟着其他人探墓,这北邙山上的墓还真是多,好多都是墓下还有墓。”田鸡点点头。

北邙山头无闲土,这里历来是墓葬的上好之地,所以很多墓地就建在原先的古墓之上也不知晓,这便是所谓的棺上加棺。

“选在玄武挂印之地安葬,或许有不想被人发现的原因,但我看来未必全然如此。”我摇摇头回答。

“还有什么原因?”宫爵问。

关于风水堪舆的东西我大多是从那本叫入地眼的书中学得,但完全不敢称精通,顶多也就窥其一二,据书中所说,玄武挂印虽是大凶之地,但风水格局却必须借助天时地利方能发动。

绝非是一般的墓葬风水局,能看出这样风水局的绝对是造诣非凡的大师,后世之人怕是没几个会懂得这个风水局。

如果真有人埋在玄武挂印之地,要么就是指点风水墓穴的人和墓主有深仇大恨,有意想让墓主永世不得安宁,要么就是墓主刻意选在这个大凶之地,至于原因我实在是想不出来。

我们一路往北到了北邙的北峰,当地人叫这里卧牛山,古人描述北邙山,但见冢垒垒,无地栽松树,因为北邙历来是风水极佳的丧葬之地,所以称之为北邙无卧牛之地。

而北峰的卧牛山刚好与众不同,这里乱石嶙峋土质坚硬,加之北峰是一座独山,风水堪舆中最忌讳的便是葬在孤山,因此这里基本上看不见有墓葬的痕迹,那些密集的探洞到这里也完全消失。

寻常人家都不会在这里建墓,更不用说是大墓,走上卧牛山我们站在一处平坦的岩石上,按照提示随侯珠藏匿的位置在玄武挂印之地,这里是北邙极北的地方,按照四象的方位差不多也应该是这里。

卧牛山是独山,虽不及主峰翠云封巍峨挺拔,但地方还真不小,田鸡拿出洛阳铲随便选了处地打下去,我们只听见当的一声,田鸡的手都从洛阳铲上震开,下面全是岩石,在这里根本修建不了陵墓。

田鸡不甘心还想再试试,被我阻止,宫爵说既然重明环中有指引的线索,玄武挂印是风水局,藏匿随侯珠的地方应该在风水穴才对。

他们两人都看向我,说到探墓,这里能指望上的也只有我,我站在山上仔细查看了一遍,玄武挂印虽是大凶格局,但却极其精妙罕见,我也仅仅是在那本入地眼中看见有所提及。

“我们可能找错了地方,这里应该没有玄武挂印的风水局。”我回头很确定的摇头。

“没有?”两人都失望的看着我。

要成此局,必须龟蛇合一,风水是以山水地形自然形成,绝非人力可为,玄武挂印之所以罕见,就是前面明堂必须有断山连绵如同盘蛇,左右案山相连形如巨龟,这已经超出传统风水讲究藏风聚气的范畴。

“从这里望前一马平川无山无峰,难成蛇形,左右山势平缓参差不齐,全无厚重难成龟势,蛇不盘龟何来玄武。”我挠挠头,书到用时方恨少,现在才后悔当初没好好研究那本入地眼中的东西。

“那会不会玄武挂印是暗示其他的意思,并非是风水格局?”宫爵问。

“玄武挂印是入地眼中记载的十大凶局之一,鲜为人知,书中提及此局必须和伏羲八卦相互印证,两者缺一不可,但不管怎么说,都应该和风水格局有关。”我确定的说。

“八卦……”旁边的田鸡走过来,像是想起什么。“我刚来洛阳的时候,听那帮盗墓的说,骑牛的老子也来过这里,据说在北邙山用太极八卦炉,以八卦方位,调动天地五行灵性炼过丹,说是揭炉的时候,轰的一声,只见万道金光四射,直窜云霄,老子自尝一粒,瞬间面露紫气,脱了凡骨。”

“你一个挖墓的,连这些都相信,居然还能活到现在,我也是算是服……”我刚想奚落田鸡,话说到一半突然灵光一闪。

我站在原地慢慢转动一圈,八卦刚好也能定方位,我很快就在脑海里用八卦标示出这里的方位,嘴里细细重复田鸡之前那句,直窜云霄……

我缓缓抬起头,今夜云淡风轻,夜空繁星点点,四象代表方位,而玄武在道家是北方七宿星君,星象中玄武是由北方七宿组成,我很快便在夜空中一一找到七宿。

斗宿为头,壁宿为尾,七宿相连在一起远望犹如一条游弋在夜空的盘蛇。

玄武是蛇盘龟,也被称为龟蛇台体,如果夜空中的北方七宿是蛇形,那龟势就应该在其下面,听我说到这里,宫爵和田鸡两人连忙低下头。

登阜远望,伊洛二川之胜,尽收眼底,山下万家灯火,如同繁星璀璨,邙山晚眺素来都有洛阳八大景之一的美称,随着灯火勾画出整个洛阳城的轮廓,宫爵有些激动和兴奋的抬起手,指着山下说,洛阳城地势远眺正好是一只巨龟,一直向北邙山延续,如今我们站立的地方,不偏不倚正好是拱起的龟背。

玄武挂印果然是极其精妙的风水局,根本不是局限于一山一水,而是夺天地造化,以天时地利为局,难怪虽然是大凶之局,却在入地眼中被誉为天下奇局。

玄武挂印的关键就在挂印上面,找到玄武也无济于事,挂印就是这个风水局的穴位所在,风水堪舆中有,三年寻龙十年点穴之说,找风水宝地其实不是难事,风水堪舆的精华便在这点穴上。

我这点风水本事大多都是从入地眼中学的,跟着封承,也没学得精髓,充其量只算半吊子,能找到玄武完全是巧合,让我点穴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四象生八卦,既然玄武挂印需要和伏羲八卦相互印证,点穴的关键也应该在八卦之中,四象中玄武是太阴,分解为太阴之阳的艮和太阴之阴的坤。”田鸡在原地转了一圈后若有所思的说。“玄武主北,和八卦之中的坤卦所指示的方位一样,从这方面下手看看能不能有突破。”

田鸡这话一出口,我直愣愣看了他好半天,我压根没想过他居然会懂这些,田鸡多半是猜到我在想什么,摊着手一脸简单的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混在一帮盗墓贼中间,这些多少都能听到一些。

“田鸡这话还提醒了我,坤卦是周易六十四卦中的第二卦,坤为地,为阴,卦象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原意是说秉承天道诸事大吉。”宫爵点点头像是受到启发。“坤卦用在这里,刚好是指丧葬,是指此地承载万物,葬于此可谋事如愿。”

“你对八卦比我熟,你不是学机关术的吗,怎么会懂八卦?”我好奇的问。

“机关术包罗万象,开把锁破一个密钥那不算什么机关术,真正的机关术博大精深,最难的就是从八卦衍生出来的机关,变化无穷深不可测。”宫爵不以为然的回答。“诸葛武候当年用几个石头设下八阵图困了陆逊十万兵,这也属于机关术,其威力可想而知。”

“别,别在显摆了,知道你厉害。”我听着头胀,之前封承教我这些,太繁琐而且枯燥无味,每一次都昏昏欲睡。“既然你懂,就把挂印的地方给找出来。”

“坤卦的原文是,先迷后得主,利西南得朋。”宫爵胸有成竹想了想说。“意思是说,君子远行迷路,往西南方向能得到朋友。”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极品蛊师混都市暖婚蜜爱危险首席:逮捕小萌妻斯文战争还是想要爱你的冲动灵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