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9章 甘渣哥(1/2)

第2779章 甘渣哥

立夏后的第一个周末,大雨。

如果说三月春风似剪刀,那么五月狂风就是砍刀。

将整个世界劈砍的支离破碎。

五月的雨,已经有了几分夏日的激情,天还未亮,豆大的雨点便噼里啪啦砸在了玻璃窗上,给睡梦中的年轻巫师们奏起了催眠曲。

今天没有课。

郑清久违的睡了一个懒觉。

直到上晚课的迪伦浑身湿漉漉的回了宿舍,他才慢吞吞的滚下六柱床,向盥洗室走去。肥猫团团难得没有把自己团成一团,而是踩着胖巫师的椅子,踮着爪子,垂着尾巴,脑门抵着玻璃,目光深沉的看着外面的雨景。

“你在看啥?”

当郑清咬着牙刷被迪伦从盥洗室赶出来时,发现肥猫依然站在窗边,顿感好奇,忍不住凑到肥猫脑袋旁边,向窗外望去。

雨幕连接着天地,仿佛一个巨大的刷子,将整个世界涂抹成灰色。校园里几乎没有几个人影,却有一些在雨里撒欢儿的小动物。

郑清顺着肥猫的视线,恰巧看到几只三花猫在雨中嬉戏打闹。那几只猫他看着眼熟,依稀也是猫果树上的果子。

他歪着头看了胖猫一眼。

“男人埃”

他摇着头,满嘴泡沫,含糊的感慨了一声——在猫界,毛色丰富的三花就是漂亮的代名词。三花之于普通公猫,就像维密天使之于屌丝男士,而雨中嬉戏的那几只三花,就像泼水节时身着清凉的美女或者海边的比基尼美女。

也难怪肥猫如此专注。

“我怀疑那几只猫是在勾引你。”书桌对面,正伏在桌上写东西的萧大博士忽然抬头,给了郑清一个让他心惊胆战的可能性:“——没见过猫在雨里玩耍的。”

“胡言乱语1男生吓得连忙屈指敲了敲桌子。

砰!

盥洗室的门被吸血狼人先生用力推开,他一边擦着干净了许多的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毫不客气的抱怨起郑清来:“——我不回来你也不起床!你一天三十六个小时,至于跟我抢这几分钟吗?”

他说的是两人洗漱时间冲撞的事情。

“有课的时候,我才有一天三十六个小时。”吐掉嘴里的泡沫后,郑清重新把脑袋探出来,仔细纠正道:“今天周末,我只有二十四个小时……”

“赶紧让楼下那几只母猫把你拖走了事……”穿衣镜前传来迪伦恶毒的诅咒。

“他今天脾气怎么这么坏。”郑清擦着手从盥洗室出来时,忍不住问了萧笑一声:“平常就算抢了他的鸡腿,他脾气也很好的嘛……”

“大概是因为那封卦吧。”身后,胖巫师的床铺上传了一个懒洋洋的声音。

“什么卦?”

“绅士前几天翻出来一封小时候算过的卦,说他一千三百五十岁的时候会有个坎儿,过得去前途无量,过不去就会内外交困……”

“一千三百五十岁?”